你的位置:主页 > 小鱼儿主页论坛 > 正文

273 怎一个乱字了得

更新时间:2019-07-08

  今期新老藏宝图。作为一个对于土地有着近乎变态执着国家,俄罗斯从建国起就一直扩张。它领土越来越大,胃口也是越来越大,抻胳膊抻腿儿,希图控制四面八方,中亚就是其目标之一。不幸是他们遇到了准噶尔部,准部不但占据疆,中亚不少地方也其控制之下。俄罗斯要南侵,必然要踏进准部势力范围。

  正好,准噶尔内伐哈密,外扰西藏,用兵于东,则西方力量必然空虚。俄罗斯觉得这是个好机会,理所当然地出兵达布逊淖尔。鉴于跟清廷打了一仗之后已经签定了条约,两家算是暂时和平相处了,俄罗斯人也很厚道地派人到了清廷通知一声:我们开打了,你们也要跟上啊。

  策妄阿喇布坦真实意图也是如此,控制西藏并不代表他就是要从藏区东进,藏区往东,道儿不太方便。控制西藏,主要还是要活佛们号召力。事实上,出疆东部,往东皆是蒙古各部,一眼望去都是草原,那里才合适准部推进。

  策妄阿喇布坦恨得牙痒痒,两线作战,大为不利,还是得先把俄罗斯人先给解决了。至于西藏,小策凌敦多布去防守,应该不至于丢得很。只要大策凌敦多布解决西部之敌。他都没有让大策凌敦多布回来叙职,直接一封调令,就把人调到了前线。

  就大策凌敦多布往西线指挥之后没多久,雅尔江阿也接到了来自北京指示。胤礽一道上谕,解决了雅尔江阿顾虑,也增加了肩头责任。康熙时,是挺喜欢出征前当诸葛亮,这里要这样打、那里要那样打,灵异是每回他指挥得都还挺到位。将领临机专断要处理并不是大方向上问题,如果战略出了问题,那是皇帝责任,大家心里明白,自己不用担太多风险。

  一直沉默讷尔苏开口了:“分兵是必分,兵马太多,全挤一处,也不好施展,分开了正好大伙儿都能摆开架子。然而分几路、各有多少人,谁人领兵,这个还要谨慎。兵少了,轻骑冒进,若蹈死地,则悔之晚矣。”

  傅尔丹也吃不准了,他原想着,六千准部兵,还需要分守比较重要隘口,大一股绝不超过六千,能有四千就不错了。现见大家都有些怀疑,便慎重地道:“如果小策凌不分守隘口,咱们兵分五路,哪一路撞上了都是一场恶战,那就分作三路。”

  不是胤礽小家子气,砍死五十三个人就说是大胜了。这年头战争说起来也奇怪,不管是两军对阵还是剿匪,砍头、俘获数字能达到两位数就比较可观了,如果达到了三位数,即使是海盗,也值得大力表扬。非但与开国之初杀人盈野不能比,就是康熙亲征葛尔丹时杀伤也比这个像样子一点。

  军国大事不能说,这样炫耀胜利、增加己方信心事情胤礽是不忌惮拿出来讲。文治武功,两者皆是想成为一代英主人追求目标。胤礽自己文化水平不错,对内经济改革至少盐政是大有起色,其他也都计划好了,他需要一场军事胜利,为自己增光添彩。

  他也想过战后,何人会有什么样功劳,又要怎么样安置,他汗阿玛问起时候他要怎么回答一类。却还真没想过藏地,这地方一直是羁縻,说是国家领土吧,它也是。却没有设置常设官员。打败了准部,当然就是撤兵了,就像当年打葛尔丹似,康熙打垮了葛尔丹,蒙古草原不还是台吉们?

  淑嘉道:“国家也不指望这块地方缴什么税赋,”见弘旦点头,淑嘉续道,“但是活佛却非同小可,他们信徒众多。当年葛尔丹就是得上一位首肯,便为许多人所拥戴。当年葛尔丹、第巴,明知其恶,也知道是仗了势,进行也只能对这两个施以严惩。”

  弘旦眼睛一亮,眼下正是个大好时机,拉藏汗已经被干掉了,他两个儿子一个是准部女婿,当然不能再用。另一个么,西藏是朝廷打下来,给不给他,都行。大不了另择一处给他划一片牧场,又或者干脆弄进京来。西藏这一大片地方就归咱们了。

  淑嘉瞪眼,也只能让儿子回去了。后宫干政,至少现这个朝代是很忌讳一件事情,今天这些话,她胤礽面前就没说,只能跟儿子说。倒不是今天说内容不对,没有把握事情她是不会跟儿子说,让儿子去触霉头。她很肯定,是清代对活佛灵童转世择选活动形成了定制。之所以知道,是因为小时候有一段时间,电视闻里把十一世班禅挑选当成重大事件连着报了很久,还有一系列科普节目。

  而胤礽本人也说过了活佛重要性,打败了准部,西藏就有了世俗权利真空。即使不派员去管理,朝廷驻兵也不是不可能。摸不着头脑N年之后,淑嘉终于剧情早知道了一回,不能跟皇帝说,倒是可以跟太子念叨,这就是生儿子好处了。

  弘旦还真不是完全类型他娘,他额娘说话确实有启发。三十余年间,准部已经声势浩大地两度摆出了东侵架式,第一次,达-赖影子清晰可见,眼下这一次,如果让策妄阿喇布坦阴谋得逞,达-赖该实体化地与朝廷作对了。天晓得会不会还有下一回,藏地必须归中央,至少活佛应该与中央保持某种特别坚定关系。

  但是,国家大事绝不是一个女人拍拍脑袋,或者是开了剧情早知道金手指之后说一句就能够搞定。如果要把西藏置于中央控制之下,不派员是不行,那么,此人级别如何?全面性要配多少人?如何定义此人与两大活佛之间关系?

  “准部无信,平而复叛,先有葛尔丹,后有策妄阿喇布坦。他们之间也是争得头破血,然而不论后谁赢了,又都成了我们敌人。他们离藏地太近,而藏地活佛,又太重要了!他们每动手,总要与藏地有所牵连,时时担忧,着实可恼……”

  弘旦一看,果然是他十三叔那一笔极为工整小楷。上面写道,他随军入藏,一路亲眼所见,两位活佛对于当地人影响实是太大了,建议朝廷要重视起来。并且说,藏地与青海毗邻,如果占有藏地,并且有了活佛名义,兼以兵锋所指,青海台吉估计都会听话,这样对朝廷威胁就大了。

  先是弘晰、弘旦、弘曈都结了婚,人家有了小家庭当然要跟媳妇儿一块儿吃去了。然后是胤礽事情越来越心,国家多事,他老人家时常就吃住乾清宫了。接着两个养女又嫁了。而年幼子女们又都住到了兆祥所,夏天还好,到了冬天,冒着冷风来坤宁宫吃饭也太虐待儿童了。

  看着满眼儿女,什么西藏问题什么两大活佛都被淑嘉暂时抛到脑后了,自己没吃多少,笑着看孩子了。食不语,皇子皇女们都是默默地吃。这些孩子不是亲生就是抱养,反正不是同父异母,关系倒是随和又亲近,吃饭也不至过于局促不安,坤宁宫里气氛颇为温馨。

  忽然,淑嘉目光一凝,擦擦嘴巴:“老六,你手怎么了?”老六就是弘晨,可怜孩子背景板很久了。他手上绑着绷带,动作稍有吃力,额上略有细汗。见母亲问他,放下筷子把手背到了背后,道:“今儿练箭时候不小心绷到了。”

  淑嘉紧盯着让把御医叫了过来,眼看着拆开了绷带。口子裂得不算大,却裂得不是地方,拇指就不能动。洒上药粉本来止血了,刚才吃饭时候弘晨又动了筷子,伤口重又裂开,与药粉糊一处,看起来颇为触目惊心。淑嘉扑了上去:“怎么伤成这样?”

  自此,淑嘉重心又回到了儿女身上。一个一个地检查功课,关心饮食起居,不只是听取太监宫女汇报,还时常往兆祥所里看望儿女。儿子老师是没有办法召见了,倒是女儿们老师,那位赫舍里氏乌云珠频繁地见到了皇后。

  清兵比准部大优势就于后勤补给给力,胤礽提前数年准备,国力又是不弱,拼着多花钱,也要把装备带上去,两军对队,清军炮火十分凶狠。俗话说得好,功夫再高,也怕菜刀。准部功夫高,清军有菜刀,照这情势看来,不出半年,西藏就进了清廷口袋里了。

  六月里,清军已经开到了拉萨城外。到了这里,就需要慎重了,千万不能随便打炮,虽然大炮射程不够,可万一不小心伤到了哪个当地重要人物,日后又是一个麻烦。雅尔江阿勒兵而止,三路大军会合,开会商议下一步怎么办。

  兵部尚书孙征灏就是这个时候到了澹宁居。孙征灏来头非常不小,他父亲孙可望是有王爵人。孙可望是汉人,后入汉军正白旗,封义王。到了康熙年间,不幸遇上了三藩之乱,已经死了孙可望被追降成了慕义公。孙征灏就成了公爵,到了康熙二十年,爵位又撤销了,却没有挡住他一路升官,做完了都统又成了兵部满尚书。

  城内贵族也是蒙、藏皆有,都是彪悍马上民族,也就是遇上了准部这彪悍才暂时被压下去了。现准部势弱,他们当然要当仁不让地反抗一把。清军还外面考虑给城内达-赖信要怎么写呢,里面忽然射出一封信来。

  雅尔江阿等着城内消息,斥侯们却猛然发现情形不对,仔细探查之下,发现又来了一队人马。天黑,这队人马居然没打火把,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,等他们抄了入城清军后路,就着清军已经打起火把,这才看出来者装束。

  外面是一夜混战,亏得大策凌带来人不多,此番只带了两千人来。抄后路也不够凶残,还被火器营轰死了几百人。然而火器营也就只有这个成绩了,大策凌转过身来,趁火器营装炮弹功夫,不顾城里,转而来砍火器营。

  率领清兵入城是傅尔丹,他也不笨,听到炮响,且不顾拉萨城了,止兵回撤。又反抄大策凌,大策凌这边正拉炮呢,惋惜之下只好远遁。城里小策凌见“叛徒”逃进布达拉宫,正要索要间,被人从背后拍黑砖,派人守住了布达拉宫出口。

  正与清军鏊战,发现清军有些杂乱地后撤了。外面炮响,小策凌直觉地挥兵又拍清军背后黑砖。一面拍,一面也往外跑,他也怕清军玉石俱焚,不顾自己人性命,把他与入城军队一起轰死了,打定主意趁势率兵出城。